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时间:2022-9-11 分享到: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新闻

英国夫妇的求子之路,对于一些未来的父母来说,战争让他们找到代怀孕母亲合作更困难

一位英国女性克里斯蒂娜(化名)得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乌俄战争爆发后,她病倒了,她很着急:当时怀着克里斯蒂娜孩子的代怀孕妈妈塔季扬娜当时在该国东南部的扎波罗热。同一天,战争爆发后,她挺着怀孕的肚子带着六岁的儿子前往波兰避难。克里斯蒂娜钦佩她的勇气,但也着实担心代妈与腹中胎儿的安危。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克里斯蒂娜计划邀请塔蒂亚娜来英国,一是方便帮忙顾看代妈及腹中胎儿——她的孩子,另一方面也算是一种国际援助,变相给代妈提供战争避难,她把这个好心计划告诉了丈夫卡特尔,平常因为家庭没有孩子而经常动怒的丈夫,这一次卡特尔听后不仅没有烦暴反对,甚至还邀请塔季扬娜在孩子出生前后一段时间可住到自己家里来。电话打出去次日,塔蒂亚娜回电表示同意前往英国:“我们可以下周来,”她说。现在塔季扬娜和其他几位女性正在申请英国内政部提供的代怀孕妈妈特别签证。

克里斯蒂娜说:“尽管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得很艰难,并且过一段时间,可能会有好日子来临吧,她不断自我安慰与鼓励。”

她去年失去了她的孩子。她的女儿早产:活了一个多月就死了。在出生期间的某个时刻,克里斯蒂娜的丈夫被警告说他可能不得不在孩子或他的母亲之间做出选择。之前克里斯蒂娜被建议不要再次怀孕。然而,克里斯蒂娜近几年的岁月里依然做了新的尝试,只不过她仍然以流产告终。

“我们没有耐心了,我很伤心,我现在就想要它,所以我们开始把目光投向国外,”她说。

今年一月,这对夫妇前往乌克兰,通过俄罗斯代怀孕机构找到了代妈塔季扬娜,本来他们是想直接去俄罗斯的,因为有关俄罗斯代怀孕怀方面的试管婴儿技术更成熟,成功率更高,当然费用几乎是乌克兰试管婴儿整体费用翻倍,经过近几年就医经历,家里也没有多少资金去俄罗斯接受服务了。另外克里斯蒂娜也担心俄罗斯医疗风险,“虽然俄罗斯试管婴儿技术很发达,但也不完全保证,万一有个意外,除了心里难受,我再不想受丈夫的斥责了……我们花了这么多钱……我们婚姻也将走到尽头的”。不过也许上帝的恩典,代妈怀孕了。“这太好了,一切将有转机了,”克里斯蒂娜回忆道。

为了了解代妈与胎儿的现状,周末一大早,克里斯蒂娜飞往波兰与塔蒂亚娜会面,克里斯蒂娜让代妈就在波兰就地先做个检查。医院里两个女人都很紧张,但当波兰医生在第一次超声检查后告诉她们婴儿一切正常时,她们都平静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代妈塔蒂亚娜办理签证的过程了,期间他们正试图在谷歌翻译的帮助下更好地了解彼此。“昨天我们讨论了我们的精神信仰、千里眼等等。这些不仅仅是一个关于怀孕的故事,我们像是旧交或朋友一样相处”克里斯蒂娜说。

辅助生殖在英国是处于名义合法但又限制管控的状态,根据英国法律,代怀孕母亲的姓名与孩子父亲的姓名一起出现在出生证明上。在那之后,父母的权利必须从塔季扬娜转移给克里斯蒂娜。

塔蒂亚娜的签证有效期为三年:克里斯蒂娜和她的丈夫目前邀请她与他们一起生活,只要有必要,往后即使在孩子出生后也来她们家做客,并且还提议给他介绍工作,方便她生活得更稳定。这一次代妈塔蒂亚娜遇到一对热心的辅助生殖需求夫妇,她是幸运的,不过不是所有代妈有这么好运气。乌克兰战争环境下,还不少乌克兰代妈还活在生火热中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保命与保孩子都是个难题

在位于基辅以南 80 公里的罗斯河上的比拉采尔克瓦(Bila Tserkva),一切都很平静,然后就发生了爆炸。这里是乌克兰代怀孕妈妈斯维特兰娜Svetlana的故乡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千里之外,来自澳大利亚的艾玛·米卡利夫(Emma Micalif)绝望地给她发短信。由于斯维特兰娜Svetlana怀有艾玛的第二个孩子,这些女性彼此关系密切。当火箭弹落在别拉亚·采尔科夫身上时,艾玛既愤怒又感到无助。

斯维特兰娜和她的丈夫拖着床垫进入一栋公寓楼的走廊,并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在那里避难。空袭警报声不断响起,他们连续几天几夜生活在不安宁中。

六个月来,两位母亲(基因母亲艾玛和代妈斯维特兰娜)使用在线翻译密切文字与语言沟通。他们交换了孩子的照片,讨论了谁喜欢烘焙,喜欢烘焙什么,并抱怨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在家上学让他们发疯女性闲话,她们貌似两闺蜜一样相处着,然后一声爆炸声打破了这种平和……。

在乌克兰,代怀孕妈妈每年生下大约 2000 名孩子,其中大部分是外国父母。

乌克兰全国大约有 50 余家较为规范专科诊所以及数百计的为关联基因父母和代怀孕母亲进行乌克兰试管婴儿及代怀孕辅助生殖服务合作的中介机构。

当地的代怀孕法对代怀孕的限定很是宽松,甚至呈现支持鼓励的姿态,这使乌克兰代怀孕对许多夫妇非常有吸引力。在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有生殖障碍的夫妇为了实现自己生育计划第一时间就会想到赴乌克兰或俄罗斯(ps俄罗斯试管婴儿成功率比乌克兰更高,费用也更高)进行合法代怀孕服务。乌克兰代妈生完孩子后,代怀孕母亲的名字会被记录在出生证明上,如果她已婚,那么她丈夫的名字就会被记录为孩子的父亲,孩子回归属国前需要在户政部门改到基因父母即客户名下。在俄罗斯兰,选择代怀孕的基因父母即客户姓名可在办理孩子出生证明时直接请求俄罗斯妇产医院或相关办证机构注明为父亲和母亲,这大大简化了为孩子获得护照而办理转移国籍手续的程序。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Emma 和 Svetlana 是通过一家小型本土的乌克兰辅助生殖助孕机构进行联系与合作的,虽然该机构很小,并且服务质量也稍有怠慢,但是境外客户还只通过机构牵线合作,因为要对接医院,一般乌克兰医院不接受海外人士进行代怀孕的个陌拜就医,因为医生一般不想担责,当地机构提前预约协作,医生好做材料。Emma所合作的机构今年已经处理 9 例代怀孕,而乌克兰最大的此类机构表示一年中会服务500 名处于怀孕不同阶段的妇女。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我们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就是在逃亡的路上

目前,仅在基辅,就有 41 名婴儿由该机构照顾,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亲生父母因战争无法将他们带走。这些婴儿中的许多人在基辅的一个地下托儿所避难,有些大点的孩子由托儿所工作人员照顾,而有时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还是睡在代妈襁褓中,刚代妈照顾。另外还有很多待产的乌克兰代妈一直都在医院的防空洞里暂住,以逃避俄罗斯军队对城市的持续炮击。目前当地工作人员也正在试图协调疏散问题。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艾玛是一名癌症患者,幸亏发现及时目前近两年都在积极抗癌治疗中,她已经不能再怀孕了,如果这次代妈有个什么闪失,她表示恐怕自己再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了。

紧急关头,艾玛很坚强,战争爆发后,她努力想办法,然后亲自出马,找到她们的乌克兰本地助孕服务机构,请求助孕机构出面解决问题,在艾玛的强烈要求下,这家乌克兰试管婴儿助孕服务机构经过调解,在机构服务群体中联系了另外两名代母居住在乌克兰乡下的父母,请求他们找到了一辆公共汽车快速赶来,然后在 18 小时内将三名妇女及其十个孩子带到乌克兰和摩尔多瓦之间的边境。

当他们最终到达基希讷乌时,他们被安置在一间小公寓里。艾玛惊恐地发现没有足够的床位供每个人使用。

“我们代妈怀孕的斯维特拉娜被迫睡在地板上,但总在战火包围下生活要强一点。” 艾玛很无奈但又很是欣慰对身边的人说。

接下来,斯维特兰娜情绪稍显稳定后又出现了波动,她不敢去想这些事情。她将丈夫作为青壮男人必须留在乌克兰,并且被编入了民兵队伍,随时可能直面战场,她的母亲被迫撤离到德国。当妈妈从那里打来电话时,她只能对着电话抽泣。

“当家庭因战争而四分五裂时,我感到很痛苦,”斯维特拉娜说,“我在摩尔多瓦感到安全,但我的心在乌克兰。我想念我的家人,我担心家庭以及国家的命运,不过,每当我感受到腹中的胎在我肚子里动弹时,我觉得我现在最要负责任的是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我要想办法去保护它,关照好这小生命,也许这也是我唯一可做或能做的事,其他外面的世界以我们个人的能量好像也左右不了什么,我们只能祈祷上帝,愿世界平和!” 斯维特拉娜和艾玛说这些话,艾玛走上去抱紧了斯维特拉娜。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保命尚且困难,但她们仍然想着要努力保孩子。

艾玛和丈夫亚历克斯在澳大利亚也努力寻找过代怀孕妈妈,只不过,在澳大利亚只允许在无偿代怀孕,并且还有一系列的自愿与医学证明,手续很是苛克。当这对夫妇第一次听说乌克兰时,他们当时对这种选择持谨慎态度,但现在她经历过这种经历后,这位澳大利亚人女人消除了恐惧,更多的是要勇敢与积极面对并且解决问题。“我发现自己逐渐变得坚强了,我从需要别人安慰的小女人成功转化为去安慰别人,给别人能量的主角了,我得立得像杆旗,立给自己看,也是立给别人看,我要给别人信心,一切会过去,我们终究会好起来的!当然这话也是对自己说的。


希望以上信息对您有帮助,如有更多疑问请关注“禧孕客户”在线咨询!

更多相关信息请关注 禧孕生育顾问- 美国试管婴儿, 泰国试管婴儿, 俄罗斯试管婴儿,乌克兰试管婴儿。

官网:www.xiyun360.cn

24小时微信联系:18910858475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禧孕生育顾问

本文链接地址: 战火下的乌克兰代怀孕妈妈,不是在医院防空洞里

版权所有:https://www.xiyun360.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